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散文谭

指尖微凉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安可莱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喜欢写一些零落的文字来抚慰自己,细微的感动,永久的印痕。
  我是不折不扣的“90后”孩子,拥有“90后”孩子的共性莫名其妙的抑郁。沉默后的微笑总显得无可奈何。或许“90后”的我们常被一些人排斥,他们会冷冰冰的丢来一句“生在福中不知福”之类的话,会觉得在温室里长大的孩子多任性,多不可理喻,可又有谁真正站在我们的立场想过呢?我们与父母之间的那道墙又该如何逾越?我们这群“90后”的孩子早已学会漠然接受,仅此而己。
  安静听歌时会寂寞,抬头望天空的时候会寂寞,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时会寂寞。寂寞就像是你被漂流到一座孤岛,来来往往的船只从你身旁驶过,你想向他们大声求救,于是拼命撕喊着,可是没有人会为你停下脚步,没有人过来拉你一把,你仍在孤岛无助着。开始明白他们只是过客,只有依靠自己到达彼岸,难过得流下眼泪,你会发觉你的左手边没有一直牵着你的右手,如此寂寞。


  在我们这个年龄,多少是有些桀骜不训的,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时而冲动,时而冷漠。我和妈妈之间有很深的代沟,可我从未正面反抗过她,我胆怯、懦弱,无法正视自己。知道所有的痛都得自己背着,怪不了谁。某天中午遇见小A,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于是和他聊了几句,突然发现妈妈跟踪在后面,我假装没看见似的,低头发短信。等到妈离开,我才又跟小A一起去花园聊天。我知道妈妈肯定还跟在后头,顿时产生一种强烈的反感,不去理会妈妈的感受,仍然和小A尽兴的聊着,妈终于按耐不住,吼了一声把我叫过去。刺眼的太阳光射入我的眼睛,让我睁不开眼,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我妈,问她干嘛,她怒视我说:“你不去上课坐这里干什么?你想气死我是吧?我上辈子欠你的啊?”我神情依旧冷漠,回了一句:“你别瞎想,听我解释行不行?”她气急败坏的说:“你要解释什么,我不听你解释!快给我回去上课,等回家再好好把你脑子里的废物挖干净!”说完,她就把我手机给没收了,我不想再做辨解,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头也不回的去了学校,把小A一个人丢在花园。后来才知道妈妈找小A谈了很久,麻烦他以后上课期间别来找我,好吧,随便她,把我所有的朋友都赶走吧,让我一个人孤独终老。趁同学们都去上体育课时,我独自小心翼翼去医务室,可是医务室没有人,我又回到教室等了很久,我想我需要很多药来治我全身的病,摆脱精神上的痛苦,我想离开这个寒冷的世界。我又一次去了医务室,骗医生说我感冒了,他一脸关心的问我:“哪儿不舒服?咳嗽吗?头痛不痛?”我装成一副很虚弱的样子回答他:“嗯,我头好晕,总是咳嗽流鼻涕”。医生说:“那给你几颗感冒药吃吧。”接着他拿了四片感冒药给我,我觉得药太少了,我还要更多,于是一身颤抖着对医生说:“医生,我经常胃痛,还拿一盒胃药给我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给了我,走的时候他叮嘱我说:“这两种药千万别混在一起吃。”我点点头离开了,拿着药走了一个角落里头,把药全部倒出来,手抖个不停,我一口气把药全吞了下去。一共50多片,医生叫我别混一起吃,我却偏偏把药混在一起吃了下去。渐渐感到眼前一片眩晕,路都没办法走稳,踉踉跄跄地回了教室,开始趴在桌子上沉睡。我没有梦见我亲爱的旋转木马,没有像睡美人一样沉睡几百年,没有到达我想去的远方……睁开眼的时候,我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踵而来的是众人异样的眼光,妈妈的愤怒、呵斥,爸爸的一脸无奈,医生的细声教导……我疲倦的闭上了双眼,过了许久,听见医生在旁边说必须要给我洗胃了,不然药物毒性扩散到脑部会导致弱智。爸妈急了,赶忙叫医生快给我洗胃,我很无所谓,对于医院我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既然进来了,要怎么样都随他便,我从不畏惧。于是医生开始把一根长长的管子从喉咙伸入到胃机器开动,我的胃便巨烈沸腾,看到一颗颗药丸从管子时抽出来。我觉着一阵恶心,趴在床边拼命的呕吐,管子又被抽了出来,我不停的吐,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排山倒海的呕出来,我终于无力的倒在床上,感觉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整个人都像被抽空了。突然觉得好难过,我这是活该,自作自受,妈妈肯定因为我哭了。我这么做不就是想让她绝望,想看她难过么?而我达到目的后并不快乐。对不起,我又一次让所有人担心了,我总不知道自己想要的

  究竟是什么。
  怎样才算得上是绝对的哀痛者和幸福者呢?习惯于躲避在暗无天日的小洞里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以为这样就可以什么都不顾了,什么都不想了呢,着实是给自己裹上了一层自欺欺人的糖衣。其实呢,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这样算是哀痛者么?
我喜欢看别人真诚笑的样子。我常常对着镜子做鬼脸,然后对自己微笑,幻想得到幸福的时候,我微笑的样子也会和别人一样灿烂。“90后”的孩子并不是不渴求温暖,而是一旦得到了就想占为己有,谁都别想抢,这样很自私吧?于是更加不敢伸手获取温暖,我们也是善良的孩子,害怕有那小小的罪恶感,只要不拥有就不会想要奢取更多。
  每个人内心都保留着一份纯真,即使历经沧桑都不会褪色。被岁月尘封的童心,在某次不经意的感动中,又会依稀浮现。我爱看孩子天真的笑脸,好像总比我们的笑容多那么些单纯呢。我曾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小学给孩子们上过几节音乐课,那是我感到真正快乐的一段时光,每次一到学校就会拥上一群孩子亲切的叫我音乐老师或者曹姐姐。他们都想来牵我的手,挨着我,似乎能在我身上索取温暖,小女孩笑着对我说:“曹姐姐你真漂亮,我最喜欢听你唱歌了。”我笑了,这是我听过最动听的赞美,让我觉得自己像是被鲜花拥簇着。有个个子矮矮的小男孩,很腼腆,他跑到我面前,手里拿只风车,细声说:“老师,这个是我做的,送给你……”“谢谢,老师很喜欢呢。”我摸摸他的头,微笑对他说,他也和我身边的小孩一样来挽着我。如果我可以让你们快乐,那我是多么荣幸。我带着一群孩子到操场,围着操场跑道边走边唱《幸福拍手歌》。我们的声音越发的洪亮,掩盖了那些悲伤,我们幸福的一起拍着手,唱着歌,无比温暖。后来我要离开了,很舍不得孩子们,他们一个个站在我面前,用真诚的眼神看着我说:“老师,你以后一定还要来看我们,给我们上音乐课。”我连忙答应说:“好,老师不会忘了你们的。”要走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给我一封信,回家后我拆开来看,是一幅三个人手拉手的画,中间的大人是我,旁边的是孩子,上面还写着“我们永远在一起”。我感动得不知所措,有孩子的地方总会充满欢乐,洋溢着温暖。
  如今,我仍平淡的过着我的小日子,没有波澜起伏,很安定。渐渐学会把棱角磨平,渐渐习惯用淡然的眼光去看待事物,渐渐懂得自我安慰,冷暖自知。那些过往的回忆,已慢慢沉淀在心底最深处,再想起来,只是指尖微凉而已。

                                                                                            408班 安可莱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
下一篇:文学社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