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散文谭

野菊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Jim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8e749aae3e84dedefaed504c.jpg 

今日,野菊又开了。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灿烂,笑呵呵的,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它的香味勾起了我的回忆。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坐车回家。下车后徒步经过学校,很快到了水泥马路的三叉路口。清风吹不干脸上的汗珠,脚步渐渐缓了下来。放下书包,准备小憩一会儿,这时后面传来一声微弱的喘气声。我很好奇,便向后面“扫描”了一遍,没有一个人。可这声音愈清晰,愈急促。我仔细一听,这声音好像从沟里传过来,我的好奇心更加强烈那沟的旁边长满了茅草,草丛中长了几簇野菊,金黄的脸,怪惹人喜爱的。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幻觉,于是我提包就走。
  这时恰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声,像一个年迈体衰的人在哀怨。然而我的大脑告诉我直觉是错误的。因此,我决定去探个究竟。
向前走了十几步,突然发现茅草一阵摇摆,继而又觉察到一块陈旧的破布衣上下移动这怎么回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扔下书包,向沟边奔去。哇!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视野中,满是泥土与杂草,显得格外苍老。我把头往沟里探,结果发现沟里只剩一只破竹篮和一个无助的老妇人难道她是摔进去的?她满身的泥土给我带来焦急与疑惑。幸亏里面没有一滴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利索地跳下沟,没想到沟没过了我的头部,于是更担心起来了。抓起篮子往上放,然后拔着草,踩着泥墙,用力一蹬,就上了岸。
  望着那双可怜的眼,我有点不知所措怎么帮她上岸?环顾四周,只有茅草还在烈日下向我挥手。烈日当头,已没人能帮我一把,别无选择,只好用手拉。站在一个较稳当的地方,躬下身子,把手往下伸,抓住老妇人的手腕,用力一拉,这时老妇人赶忙讲:“慢点,有点滑。”真笨!我竟忘了老妇人已挣扎了许久,剩余的力气已经不起几番折腾。于是我俯下身体,让彼此抓住对方的手肘,缓缓地,直到将老妇人拉上来后。我才终于松了口气,可老妇人却站在岸边上颤抖,我扶她走过来,她只顾自己向我诉说,我没认真听,只是一边“嗯”一边把她拉过来。她的手还抖个不停,唇也抖个不停,眼睛里透出焦虑的光。
   您怎么到下面的?我忌讳问她是否是掉下去的。
  “多亏了你,我八十岁了还要靠它来养活。”原来野菊在农村可以当药卖,很多妇女都去采它来换钱。我顿然明白,老妇人是迫于生计,不得不下沟去采野菊。难道她没有儿女吗?难道是儿女不孝顺吗?难道像她这样的孤苦老人没有得到村委会的帮助?难道……我望了望篮子里少得可怜的野菊不敢往下想了。
  我想劝她回家去休息,可她似乎没听见,依然挽起那破篮子,转身下了坡。这时映入我眼帘的老妇人是如此像鲁迅生生《祝福》中的祥林嫂,老妇人下坡后,身体不太平衡,脚好像有点跛,简直能被一阵风吹倒…
  我提起包,站在用巨款修建的马路上,陷入了沉思:天气炎热,老妇人为啥不回家?修水泥路可以花大笔公款,为什么老妇人只能靠“卖花”生活?其他村庄是否也有这样无人赡养的可怜的孤寡老人…
  今天,我赏着野菊,心里很是不安,不知后来那老妇人的篮子里的野菊是否装满了。

 

                                                                          Jim 355班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
上一篇:北桥疯的守望
下一篇:如果可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