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成长笔记

有你陪着我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小妖精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曾经,即使没有宽厚的肩膀,他也可以用他那强有力的手牵着我到处走走。
  曾经,即使没有高大的背影,他也可以佝偻着身体在我身边低语:“去安心的放逐自己。”
  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而我很“乖”,却离他越来越远。他在乡村的教工食堂当大厨,我在附近的小学念书他在我念小学的地方烧锅炉,我在县城的中学读初中。他在县城还没找着活干,我又火烧眉及地考上了省重点高中……一路走来,我欣喜多多,他重病连连。
高一时,他病了,经常因脑出血来省城住院。那一次很巧,我们要开家长会,他刚好又在省城住院。我的成绩名列前茅,他的身体却早已不堪一击,可还是嚷着要去参加家长会,我嘴上说:“你身体不好,干脆别去了。”其实我心里想:“省城有个位高权重的姑父,让他去参加岂不是更能帮我撑足面子。”如我所愿,姑父开着车去了学校,披着一件深灰色的大衣,有派头极了。开家长会时,老师重点表扬了我,姑父也很自豪。本来开家长会要求捐款十元,说是扶贫。可姑父当众捐了二佰元钱,我不由自主地朝四周抬了抬眼,本是想炫耀一番。结果,却看见了站在门外的他,我下意识地想叫他,最终却低下了头,因为我担心别人知道我有一个五十好几的“他”。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转身便走了。只是留下佝偻、落寞的背影。
  他就是我的父亲,本来就身材矮小还躬腰驼背的父亲。曾经每当谈到他,我都免不了会带着厌烦嫌弃的语调。他来学校找我,是我不同意甚至强烈制止的,我更不敢当着别人的面承认我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可当他因为生病要找亲戚帮忙的时候,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对他,我错了。
  “真搞不懂,爸妈怎么给我们留下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动不动就给我们添麻烦!”姑妈生气地说。我坐在她的正对面,硬生生地坐着,任凭她怎么说,总之,忍着自己的眼泪就对了。我真想推开姑妈,跑出家去找他,但我已经没有这个勇气了。我听着他们骂那个我一直认为与我无关的父亲,我突然被猛地推向了一个定格的画面。他帮我买照相机、学习机,别的小孩该有的东西,他从未让我缺少过。尽管家里的条件并不好,他也从没让我有过失落感、自卑感,并且让我过得像个小公主一样。
  如今,名牌衣服我有了,高科技产品我有了,好成绩我也有了,可疼我爱我的父亲,我却没有了。父亲三十七岁才有了我这么一个女儿,他对我百般呵护。而我,却用“任性”一次一次地伤害他那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也深深地刺痛了这位用一生来爱我的慈父的心。
我依旧记得父亲在陪读期间病重,还得买菜。他不习惯大城市的车来车往,经常差点被车撞。如果还有机会,我想说“让我陪着您去买菜,因为我从没忘记过,一路有你陪着我!”


                                                                                             小妖精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