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成长笔记

埋葬十五岁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彼岸花开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十六岁,人们口中的花季。我马上就要十六了,马上就要步入那个传说中的花季了,不知道是幸福还是悲哀。会不会亦如我对高中生活一样?满怀憧憬而来,却只能载着失望努力着。
  日子如白面一般,索然无味。回过头,才发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写不完的习题,背不完的名句佳篇,记不完的单词。单调烦闷,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忍受着。
十五年来,身边走过许许多多的人,或短暂或长久,但始终只是路过。很多人对我说过 “永远的朋友”、“友谊天长地久”,但现在,都渐行渐远,永远、天长地久、永恒都离我们太远。我们都还只是孩子,给不起诺言,未来对于我们来说还很遥远。
  静,让我第一次接触“想念”这个词,然后了解,最后深知。想念是一种会呼吸的痛,它寄生在我体内,快速生长,成熟以后疯狂地蚕食我的记忆。这种痛,痛彻心扉。
  那年夏天,一起吃着甜筒在校园里游荡;那个午后,在大街上同吃一个棉花糖,然后望着蔚蓝的天空发呆;那个夜晚,相互依偎着取暖……


  这些往事拉扯着我,让我不能前行,让我只能活在已经过去很久的世界里,它们很长一段时间始终占据着我的脑海。直到她们出现,帮我甩开那已成为过去的一切,让我重新拥有灿烂的笑容。
思贤的成熟,筱筱的天真无邪,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很奇妙。它没有惨淡的过往,只有不停的向前,不知疲倦的向前。
  思贤像静一样关心我,照顾我。筱筱也像静一样有着明媚的笑。久而久之,这份情在心底凝结、发芽、成长。人们都说草的生命力顽强,可它的生命力更顽强。没过多久它便在我心里蔓延,那片翠绿一直没有停止过生长……
其实,一直到现在我还在郁闷,为何我们三个人会混到一起。我们三个有天壤之别的人却成为“死党”。思贤像历经沧桑的老人,我像个野蛮的大小姐,而筱筱完全是个小孩。纵使我们之间差别很大,可事实就是我们关系不一般!
  时间在不断的回忆过去中和与她们的嬉笑中在我们指间滑过,如同抓不住的沙一样,流逝,消失。
如今,我已是一名高二的学生。那些过往已离我远去,可有些东西却一直挥之不去,比如说回忆。
  我是个很恋旧的人,已发展成为一种病。如当初忘不了静离开一样,我忘不了初中三年留给我的一切。或者说是我不肯忘记。其实,我一直在想:忘记,到底是忘还是要记。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矛盾。
  颖,一个和我一样恋旧的人。我们会一起疯,一起撒野,也会诉说着彼此的过往。回忆以前的微笑、泪水,然后泪流满面。我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却都被回忆绊倒,而且永远不能翻身。
  颖说她想回到过去。想回到过去的不只是她,我、筱筱、静都想回去,回到过去。
  傻孩子,我们回不去了。我们都已迷失在现在,没有退路,只有向前到那个叫未来的地方,那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这条出路一直向前延伸,不断伸长……
  我的十五岁要过去了。行李太多,包袱太重,我要把这些都埋了,扔弃行李,抛弃包袱。
  埋葬十五岁。

                                                                                                      彼岸花开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
上一篇:搁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