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尘世走笔

那一刻,我流泪了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星飞月飘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泪水,如珍珠般,源于人性中最深沉、柔软的部分。是对人生苦难最最强烈的感知和怜悯,是对世界的残缺和不公的刻骨铭心的感觉,也是对至善至美境界的向往,是爱的无声语言。
                                                    ——题记
  凄凉惨淡的灵堂,堆满了无数的花圈,挂满了醒目的素联;这里面充溢着哀痛、心碎!多少亲朋好友都掬着眼泪,来这里凭吊您,念您,送您这人生的最后一程!然而,您那最亲、最爱的外孙女我,居然未在这庄严的灵堂之上撒下一滴泪水,以祭您远行的灵魂。
  一直以为时间的流逝可以遗忘曾经的拥有。其实不然,那些珍藏的记忆就好比陈年美酒,只会随着时光的推移越酿越醇,乃至香远溢清。
我,一个从小就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我,一个从小就被伙伴孤立的孩子;我,一个从小就被村民用异样眼光看待的孩子……但是,由于您,我的灰色童年被欢声笑语取而代之,得到了双份的快乐和幸福。
  还记否,在我三四岁时,您因不放心更不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只好背着我去田间劳作。您在锄地的同时总是不忘讲有趣的故事逗我笑。每当我开怀大笑时,您总会用那粗大的手摸摸我的红润滑嫩的小脸,慈爱地说:“看,我的外孙女笑起来就像个仙女似的!”我成了您眼中的美丽小仙女,而您那沟壑纵横的脸已渗透出豆大的汗珠,好似泄洪在冲刷着贫脊的土地。我看着心疼了,便轻轻拽一下您的衣角,说:“外公,您的衣服都湿了,休息一下吧,让我来给您捶背、扇风。”那一瞬,我看见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您的眼眶溢出……
  还记否?在我七岁那年,我在院子里踢毽子,一不小心把王奶奶家的玻璃踢破。王奶奶气得脸发绿,大声斥骂我是个野孩子。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泪水就如洪水泛滥,万里奔腾……您闻讯跑来,把泪人似的我搂入了宽厚的怀中,左手拍后背右手擦眼泪嘴巴还安慰道:“我的宝贝心肝呀,不哭啦!你看,哭起来就不漂亮咯……”我知道我的坚强后盾来了,喃喃道;“玲玲不是没人管的野孩子,玲玲不是野孩子,玲玲还有外公,呜呜……”那一刹,我又看见一滴滴液体在您的眼眶中转动……
  还记否?在您过世的前一个礼拜,我放假从学校回来看您。那时的您已神智不清,目光呆滞。可当我伏在您身旁痛哭时,您竟然抖动着那枯瘦的手为我擦眼泪,低声细语:“我的宝贝玲玲,不要哭,外公老了,你要勤奋学习呀!外公不中用了,不能永远陪着你了……”接着,您便像个小孩‘呜呜’的哭起来。                                                                     
  一串串爱的剪影在我的脑海中跳动,一曲曲哀歌在我的耳畔吟唱,一声声如雷鸣般的炮竹声随哀声而响,更有撼人心灵的哭喊声惊天动地……哭吧!痛快地哭吧!不要强忍着泪水,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吧!
  那一刻,我的泪水如冲闸的河水倾泻而来,“外公,不要走,你快回来……”


                                                                                  星飞月飘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
上一篇:寄给天堂的您
下一篇:藕断丝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