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尘世走笔

莫逆.铭伤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夜兮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你能体会身边的人就这样突然间永远的离开了,再见的时候,只能是他在里头,你在外头。在人们不断歌颂生命顽强的同时,他的离开让我沉浸在生命如此脆弱的泥潭中,差点溺死。
——题记
  十二年前,我们相识了,在短短的几周内,在同班的孩子里略显成熟的我们很快成了朋友。一头乱乱的头发,一张瘦瘦的脸,浓而不黑的眉毛,大而无神的眼,构成了我记忆中小时候的他,那时候他就已经透着一种不属于他的年龄的忧郁,淡淡地在他眉间散开。
  六年前,我们小学毕业了,经过六年汗血泪的不断磨合,我们的友情如同一个圆,完美无缺。毕业那天,我们相约在便江中间的沙洲上。天地为证,结了兄弟,我比他长了一个月,他叫我哥,我叫他弟,之后我们同时考入了文昌,他考了第三,我考了一百二十三。进入初中的我们在班上都是班长,同样一身锐气的我们却从来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对此我一直视为奇迹,直到最后我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原由真正的友谊是可以让一个人看淡输赢的。而我们都早已无形的为彼此放弃了所谓的赢,接受了所谓的输。也许是上天为了继续考验我们友谊的硬度吧!我因为家庭原因几经转校,致使我们遭受了第一次的离别,不过距离终究敌不过友谊,我们都知道千里之外有一颗心为彼此牵挂。
  三年前,我说服了父母让我回到了一中,我们又一起读高中了。他在科技班继续着他的传奇,我在一中班演绎着我的精彩。高中的我们都有许多秘密,懵懂的爱情,难舍的友情,心痛的家庭,于是太多相似的我们成了彼此最好的倾听者。相互信任,相互鼓励,相互怜悯。
  两年前,也就是2006年7月,那场洪水来的让人措手不及,在它肆无忌惮带走树木、庄稼、家园的同时也带走他的生命。他的离去没有重于泰山,却也没有轻于鸿毛。只是带着所有关心且爱着他的人的眼泪连同那滔滔洪水流向另一个世界,这一次,现实的距离变成了生死的距离,这一次离别变成了永别!
  现在,我望着那条见证着我们誓言的便江,也是掳走他的便江,便想起这段痛彻心扉的友情,其实他并没有失去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在那个异度空间继续着我们穿越生死的友谊。
  前几年,我有看到一句话,让我不免悲由心来,它说:“每个人都曾经是个孩子,却不一定有机会成为老人”。他把生命永远地停留在了十六岁,成了永远的孩子,守着我们遗失的童真直到永远,永远……
有那么一刹那,我从一首歌中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
  “Goodbye,My wonderful world,爱得最深的朋友,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的一生却走到了尽头。”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