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小说流荧

北桥疯的守望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醉了的人生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 …”
  已至六月的天,下午的空气是异常的闷热,在四楼的某个教室里,雪飞的唾沫星子仍不停的向着四处飞溅。
  “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这首五言古诗《长干行》,描写了一位女子思夫心切,愿从住地长干跋涉数百里远路,到长风沙迎接夫君…
  “诗的开头回忆他俩从小在一起亲昵的嘻戏…”
  “后来,世人便用青梅竹马来形容男女幼时天真、纯洁的感情长远深厚。”
  说到这里,雪飞放下了手中的课本,向着四周环视了一圈,只见教室里醒着的寥寥无几。
  不过,他貌似没有准备要叫醒那些梦周公的同学,又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童年时的男孩与女孩,在彼此亲密无间的嘻戏中产生了最纯真无暇的友情,有的在戏耍中把友情化为了一种诺言,然而有的在成长过程中回忆和现实被割裂,缝隙使得回忆不再完整。”
  “儿时的‘过家家’无法承受长大后的思想和视野。在现实社会中,又有多少前楼的男孩娶了后街的女孩,又有多少左邻的女孩嫁给了右舍的男孩…”
  此时,雪飞已经走到教室最角落的那个位子前,用他那带有磁性的声音说道:“好了,文章就讲到这里,现在我要提问了!”说罢,随即指向面前这位子的主人,问道:“这位同学请你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
  听到这熟悉声音,北桥疯停下了手中正在书写的笔,抬头望向面前这人,略带讶色地问道:“我?”
  雪飞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目光深邃......


  “痞子,我要去科技班。”
  “嗯,那就去吧!”
  这是之后北桥疯对痞子说的话。
  兄弟的心,兄弟知道,是为了她。
  几个月后的成绩公布,北桥疯如愿以偿的考上了特友生,这是他班主任根本没想到的。
  那个时候,北桥疯终于把那句话,说了出来:“一起去高中吧!”


  痞子很帅,这是经过ISO9001公认的,到底有多帅呢?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林俊杰长的蛮像他的。
  不过北桥疯却说他是个十足的山寨货。
  因此,痞子身边从来不少女孩,而他身边的女孩却也一直在换着。
  北桥疯提醒过他,痞子只会毫不在意的回他一句:“我没有信仰,不会有事的。”北桥疯最后拿他没办法,便也懒得管他了。
  中考过后的某天早晨,痞子和北桥疯在常德吃着粉。
  一个女孩突然出现在桌旁,双眼直盯着痞子。
  痞子很纳闷,也有些不知所措。
  “好久不见,最近好吗?”那女孩说。
  “小姐,我…”
  “啪”的一声,痞子的话还没说完,右脸便挨了一记耳光。
  “你竟然叫我’小姐‘,才几个月不见,你连我的名字都忘了吗?”
  “我…”
  “不要再说了,我一句话都不想听。”
  “… …”
  “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
  “是你叫我…”
  “你还想解释什么?”
  “我…”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真的都没什么话要告诉我吗?”
  “我…”
  “啪”的一声,痞子的左脸又挨了一记耳光。
  “我不听,我不听…”
  那女孩双手掩面,哭着跑了出去。
  “不管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会当真,也都不能再伤害我了。”
  望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痞子捂着火辣辣的双颊,根本想不起她是谁。
  从头到尾,他连一句话都没说完。
  北桥疯在一旁看着眼睛都直了,当楞过神来的时候,立即大笑出来:“呵呵!痞子,这就是报应啊!”
  “少罗嗦,吃你的吧!”此时的痞子是极度的郁闷。
  北桥疯笑了笑,又接着吃着碗里的粉。
  过了一会儿,痞子突然开口说到
  “给你讲个笑话吧!”
  “好啊”北桥疯,边吃边回应到。
  “嘿嘿,是你要听的,那我就说了哦!”痞子笑得很淫荡,不过北桥疯低着头,却没看到。
  “嗯”
  “小明小时候吃饭不老实,一老农为了教育他,对他说:六零年那个苦啊!没饭吃,抠出来的鼻S从来不舍得扔的。”
  “噗”痞子话音刚落,北桥疯嘴中还没吃进去的粉全部都对着他喷了出来。
  “我靠!你好恶心啊!”痞子看着身上的食物残渣,大声抗议到。
  “我倒,拜托,是你最恶心了!”北桥疯差点没把昨天吃的也吐出来了。
  “去死吧你!”
  “你才去死啊!”
  … …
  俩个男孩在常德大吵起来,周围的人不禁感叹道:“哪来的非主流。”
  之后想起这件事,他俩便会相视而笑。

  高中,北桥疯上了一中,仍和她在一个班,而痞子却去了明星,走的时候也没告诉他。
  直到高一快结束,奥运会要开幕了,痞子又回来了,他说自己是已经功德圆满,为了家乡的奥运事业才回来的。
  北桥疯知道,其实痞子是在明星大过小过都给记满,被人家勒令退学了。

  初中那会儿,痞子和北桥疯很喜欢一部电视剧,俩人又特迷恋其中的一个女主角,为此还特意去学了一段时间的粤语。
  痞子回来后,北桥疯带着他去看了一个人。
  “是不是很像?”
  “嗯!”
  痞子只看了一眼,便丢下北桥疯一个人先走了。

  那晚,痞子和北桥疯第一次发生争执。
  “放手吧!”
  “为什么?”
  “我不喜欢。”
  “这算什么?”
  “… …”
  痞子沉默了,但不代表他妥协。
  “背叛了你的信仰——你会有报应的。”
  他丢下这最后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北桥疯愣住了。
  痞子没有走远,而是靠着教室外的墙仰望满天星斗。
  “他的神,你还会允许他任性到什么时候?”痞子自语。
  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嘴角微微一笑。
  “流星雨要来了么?貌似是最后一次了。”
  “终究是虚幻,兄弟,你会醒来的,不是吗?我懂你…”
   … …

  还有几天就元旦了,北桥疯在校门口碰到了痞子。
  “痞子”
  “嗯!清醒了么?”
  北桥疯没有说话,笑着走上前抱着痞子。
  “你搞玻璃啊!”
  “哈哈…”
  “呵呵…”
  瞬间整条街上都是他俩的笑声。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一路人走上前说到:“你们有病啊!”
  痞子觉得莫名其妙,回道:“你有药吗?”
  路人觉得很生气:“你们有精神病啊!”
  北桥疯立马冷面回道:“你能治吗?”
  话音刚落,那路人已经口吐白沫。
  他的同伴随即指着他们说“神经病啊你!神经病啊你!”
  痞子沉思了一会儿,冷不防爆出一句“你复读机啊!”
  那人又步了前人的后路。
  最后120来了,之后的事痞子和北桥疯便也不知晓了。
  只知道那个元旦,痞子回来了,而北桥疯也回来了。

  09年了,放假的时候北桥疯和痞子便会去纵横冲浪。
  痞子玩着他的DNF,而北桥疯会等着她上线,同她聊天。
  痞子说他不会花大多的时间在QQ上。
  “网络有时只能缩短认识的时间,未必能拉近彼此的距离。”
  虽然北桥疯也很赞同,不过他仍会义无反顾的等着她。
  当北桥疯把QQ资料全部换成同她的一样的时候,痞子不禁感叹道:“不在无聊中恋爱,就在无聊中变态。”
  不过,往往过不了几天,北桥疯又得乖乖的改过来了。

  新的一年,北桥疯班上竖起了一面愿望墙,当他把梦想贴在墙上,痞子看着眼前这段俗透了的话,疑问道:“这就没了么?”
  “呵呵,是啊!”
  “信你就鬼了!”
  痞子随即把愿望帖翻了过来。
  “高三,去她班上吧!”
  “嘿嘿,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痞子笑得很贱
  “呵呵”北桥疯没有辩解,只是傻笑着。
  “无论你在哪里,都只离她一个转身的距离。”
  “离她太远,我只能伸出一只手指向她挥手。”
  这是北桥疯常对痞子说的话。
  “她会懂么?”
  “废话,你认为别人的IQ都同你一样低么?”

  痞子顿时无语。

  北桥疯对痞子说每天最开心的时候是在夜晚。
  痞子问他为什么。
  “因为那时,可以一边安静的写着作业,一边同她发着短信。”
痞子很是无语。

  每当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北桥疯总会向着街道另一头望去,愈望愈远,直到尽头仍未出现她的身影,才会同痞子离去。
  痞子说:“为什么不直接去看她?”
  “相见不如偶遇啊!”北桥疯缓缓说到。
  这次痞子彻底无语了。
  “你想她,已经泛滥到了极限,即使在她身边,你依然想着她。”
  情人节那晚,痞子终于忍不住对北桥疯说到:“为什么还不同她告白?”
  痞子问的这么的突然,那一瞬间北桥疯也愣住了,不过随即他便笑了。
  “呵呵,痞子,知道么?告白的话,我不轻易说出口,说了就代表,我要付一辈子的责任。”
  “… …”痞子没有说话
  “现在不是还太早了么?她那么的懂事,我也不会去打扰她的。”
  “… …”痞子再次沉默了
  “况且,我们这年纪有爱——却没有未来!”
  这次痞子没有再沉默,而是狠狠的说出了俩个字
  “傻子!”
  北桥疯仍没有听到他的话,不知是为什么!


  时间就像火车一样,飞速驶离,而北桥疯却像车厢内熟睡的乘客般毫无知觉,一旦醒来,已经错过很多东西。

  转眼便要第一次摸底了,考试的前一天早晨,北桥疯和痞子又大老远的去了常德。
  俩人刚刚坐下,痞子便开口道:“你会放弃么?”
  “什么?”北桥疯刚准备拿起筷子的手又放了下来。
  “你会放弃么?”痞子的口气仍是那般的冷淡。
  “呵呵,痞子,三年前的我已经给了你答案——放弃所有,也不会放弃她。”北桥疯笑得很天真
  “嗯!”痞子随口应到,眼中却闪过一丝忧郁和不忍。
  这顿早餐,俩人在沉闷中度过。

  那天晚上,一个平凡的夜晚,对北桥疯来说,却是不愿再想起。

  和往常一样,下了自习,北桥疯和痞子便拿着书准备回家。
  走在路上又开始了他们俩无聊的对话
  “如果她离开湖南呢?”
  “我等她回湖南。”
  “如果她离开中国呢?”
  “我等她回中国。”
  “如果她离开地球到火星探险呢?”
  “我等她回地球。”
  “那如果——她离开了人间呢?”
  “痞子,还有下辈子,不是吗?呵呵…”
  北桥疯的笑仍是那般单纯,不过他的笑声却没有持续。

  当痞子再准备说话的时候,北桥疯却抛下他一个人快速的跑开了。
  痞子先是一愣,而后向着北桥疯先前看过去的地方望去。
  “唉!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他轻声一叹后,便向着北桥疯追去。
  那个方向,正是北大桥的方向。
  … …
  第二天,大家便都知道昨晚北大桥又来了一个疯子,而后永兴街上便流传开北桥疯的传说。
  也是从那天起,北桥疯唤做了北桥疯。
  … …

  摸底考试完后的那晚,北桥疯给了痞子短信。
  “痞子,那是真的。”
  “嗯!我知道!”
  “ 为什么?”
  “你不会放弃的,不是吗?”
  “这——就是报应么?”
  那晚,北桥疯注定无眠。
  … …

  之后星期天的下午,红旗小学的篮球场。
  北桥疯一只手架在膝盖上,靠着篮球架坐在地上,看着前面的坟山,眼神就像是在寻找着自己的坟墓般迷惘。
  而痞子嘴里叼着烟,手中提着一个鼓鼓的塑料袋,站在北桥疯的身旁,也同他一样望着前方。
  不知过了多久,痞子放下了手中的塑料袋。
  “你的脸色很憔悴,这几天都没睡好么?”
  “嗯!”
  “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痞子和北桥疯从前都不会抽烟,因为,抽烟伤身。
  个人在明星的时候,因为寂寞,所以抽烟。因为抽烟,却又寂寞,到后来,都不知道抽的是寂寞还是烟。”
  痞子已经把袋子里头的东西拿了出来,北桥疯不要看也知道那是什么——酒
  “你的!53度杏花汾酒。”
  痞子把俩个小瓶摆在了北桥疯的面前。
  随后又从袋子里拿出了一瓶青岛纯生和一根吸管放在了自己身旁,便也靠着篮球架坐了下来。
  喝酒伤神,不过北桥疯和痞子仍会去喝。
  喝白的那人,一定是伤心的人。
  “哪来的钱?”
  “我是痞子吗!当然是抢来的咯!”痞子的笑话很冷
  “呵…”北桥疯笑的也很苦涩。
  看着他笑,痞子不再说话,随手一扔,手中还没熄灭的烟头,化做一道弧线,落入面前的草丛。
  随后又拿起纯生,张口一咬,瓶盖便被他的牙齿窍开了,痞子慢慢的把管子插了进去,独自一个人有滋有味的吸着。
  不知什么时候,北桥疯手里也拿着一瓶酒,轻轻一揪,瓶口便被滑开了,他喝了一小口,眉头便是一皱。
  “这里头放了什么?”
  正在吸着纯生的痞子停了下来,随即想起先前在小卖部的情形:
  提着一袋子的东西,痞子正准备走出去,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身对着店老板说道:
  “老板,你这有盐么?”
  “有啊,你要做什么?”
  … …

  痞子莞尔一笑
  “我加了眼泪。”
  “切。”北桥疯的表情很不屑,他和痞子说过,自己是不会哭的,哭了,他就是认输和失败了。
  又是一段无言,俩人喝着各自的酒,却想着同一件事。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迎面吹来了阵阵冷风,北桥疯的瓶子见了底,而痞子的纯生也喝了将近二分之一。
  这宁静,终究是要有人打破。
  “痞子,为什么会这样?”
  “嗯,怎么说呢!谁要你是个三无产品呢!”
  痞子的神情不再是先前那么散漫。
  “首先你无才,人家是前几十,你却只有几百,连大学都是个未知数。”
  “这三年你蹉跎了多少年华,早已不再是那个令人引以为傲的天才,你落伍了,知道么?”
  “再者无貌,别个是国宝级,你勉强只能达到国标。”
  “那幅铁架子,让你的眼睛已经彻底的变形了。”
  “最重要的是,你不懂浪漫啊!”
  “知道么?”
  “这么多年,情人节那晚送的巧克力,是你最浪漫的一次。”
  “ 可是你却不懂得珍惜,还他妈的好傻好天真。”
  “你只知道买着你那香芋味的奶茶,难道就不知道奶茶喝多了不好的么?”
  “难道就不知道,多了——是会腻的。”
  “操,更令人恼火的是,没事就知道发短信吵她,别人一上线,就不停的找话题和她聊天,顾虑过她的感受没?”
  “知道么…你真的很烦人啊!”
  “还有,站在走廊上看她有没有来学校那个是你,看着她的短信傻笑的那个还是你。”
  “你真傻啊?怎么不去黄泥精神病院啊?”
  说到后来,痞子就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一口气把想骂的都给骂了出来。
  换做平时,北桥疯早就是目瞪口呆了,他从没见痞子这么失态过。
  不过从始至终,北桥疯都没有开口反驳,也许,他是无力反驳。
  “痞子,或许你是对的,我真的是够混。”北桥疯的口气有些黯然。
  看着他这样,痞子不禁有些后悔说的那么直接了。
  “不过那晚,我已心满意足,从没再奢望过什么,答应过她的,高中都不会打扰她。”
  北桥疯的话让人觉得勿用质疑。
  ”我不想就这样画上句号,痞子,还有希望么?”北桥疯的语气低沉,显得有些无助。
  痞子看着北桥疯此时的样子,伸手便是重重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废话,肯定有的,时间还长着呢,努力追去,你不会放弃的不是吗?
  就像两年前一样,和她一起去大学吧!”
  痞子话音刚落,北桥疯那有些黯淡的眼神瞬间一亮。
  “对啊!像从前一样...”
  “呵呵!傻小子,终于懂了么?
  像从前一样,为了她!
  纵使再艰难,十几年都过来了,再等她十几年又何妨呢?”

  “好好的珍惜,你已经错过很多东西,别再错过停靠的站。”
  “嗯!一定会的!”
  北桥疯最后的话,竟同三年前那晚一样,那般的坚定。
  继续喝着酒,此时痞子和北桥疯的心情终于放开了,
  他们的眼神也不再似先前那般迷惘,因为,他们的眼中已经看到了未来,一个——美好的未来。
  后来,俩人的酒都喝光了,痞子还醒着,而北桥疯却靠着篮球架睡着了,
  不是因为醉,而是因为累了,他已经连着三天失眠了...
  痞子静静地看着身旁沉睡的北桥疯,脸上仍挂着淡淡的笑,
  突然北桥疯在睡梦中叫到了她的名字,随即眼角串出一道晶莹的泪光,滑过脸颊,流入了嘴里。

  “男人,尽情的哭出来吧!”痞子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痞子知道,有时,眼泪不一定是诠释着失败和悲伤。

  那是——守望的泪水
  … …

  那天晚上,北桥疯带着满身酒味去了学校,进教室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愿望版上的许愿贴给从新换上。
  “呵呵,不去了么?”
  看着新的愿望,痞子笑得很贼
  “去了的话,会吵着她的。”
  北桥疯说得很淡然
  “你装吧!你是怕…”
  痞子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北桥疯赏了一拳。
  “有么?怎么会呢?”北桥疯的样子有些无辜
  痞子的脸上透露着鄙视的光芒,而北桥疯却假装着没有看见。

  愚人节过去了,北桥疯跟完全没事了般坐在教室里上着课,不过他的同桌刘芒燕却发现了他的变化。
  “这几天为什么一直沉默不语?”刘芒燕终于忍不住问他。
  北桥疯没有说话,因为有人替他回答了
  “这才是原来的他,换做从前,他更是沉默到了孤僻。”

  俩人又到了走廊上,这次痞子是来和北桥疯告别的。
  “我要走了。”
  “嗯!”
  “我爸要我去深圳帮他的忙,还有,他们也怕我会和我老表一样。”
  痞子的老表也是痞子,不过却已经死了。
  “嗯,他们这样做,或许是对的,这次会去多久?”
  “中途水平测试会回来一次,拿了毕业证之后,或许会经常回来,或许…十年半载都不会再回来了。”
  “我不在你身边,而她,没事的时候你也不会去打扰她,这样…”
  “我会很寂寞,不过我会顶住,不管十年二十年,都会坚持着自己的信仰,一直走下去。”北桥疯接下了痞子要说的话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再过几天就清明了,回去给你的祖先上柱香,求求祖先保佑,会比你那虚无的神管用的。”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但是,你要相信奇迹。
  我先走了一步,而你身上——却有我看不到的未来,记得算上我那份!”痞子说的有些惆怅
  “会的,好好照顾自己!混不好就别回来见我,记得不管怎样——要活着。”
  “放心吧!我会在CCTV上让你看见的。”痞子的话很自信
  “电视上么?我看是寻人启事或者是通缉令吧!”
  离别的气氛被兄弟间的感情所冲淡,俩人都发自内心的笑了。
  “呵呵”
  “哈哈”
  … …
  “我想,孤单和寂寞确实不一样,孤单,只代表身边没有人,寂寞,是一种内心感受无法与人沟通的状态,而,真正的寂寞,是连自己也忘了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 …

  终章
  “值得,需要着一颗——恒定的心。”
  说罢,北桥疯扶了扶眼睛,不等雪飞再说话,便已经坐了下来,随即拿着手中的笔又开始不停的写着,只见那一大版纸上早已写满了同一个人的名字——“她的名字”

  北桥疯的守望,守望那青梅竹马的爱情。
  … …

  PS:写这种无聊加闷骚的东西,给你看到,不知道会不会生气。汗,不会打我吧?
  一直叫你努力读书,别让我超过了,其实想想觉得可笑,从小到大,你始终都要比我懂事!
  不过,我也想要去离海很近的地方。加油!
  “平凡”、“无聊”、“啰唆”、“烦人”… …外加轻微“精神病”。
  俗人不能去当和尚,那样注定成不了佛,因为——他有太多的牵挂…

 

                                                                                         醉了的人生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
上一篇:江湖人
下一篇:野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