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小说流荧

扩散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雷静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很久未拿起笔写些什么了。进入高二,觉得自己变懒了好多,大脑混杂了好多,思维也迟顿了好多。有时候拿起笔想写点什么,手中的笔却只能停留到半空,不知该从何下笔。开始纳闷了,只不过由高一过渡到了高二,一年的时间,难道自己就真得老了么?
  生活很杂很乱,简直一团糟,不知是自己懒于去处理,还是真的处理不好。总之,我在这么乱的生活里生活着,毫无激情,毫无血性。今天重复昨天,明天又过着今天的生活,整个流程,整个故事情节,我都能在明天到来之前明白得一清二楚。其实也没有故事情节,没有生活背景,每天都如此,整个一灰白。从寝室到教室,从早餐到晚餐,简单明了,令人乏味。天气变得很冷很冷,这个冬天终于像个冬天了,不失本质。但中午的时候,仍然温暖,下课的时候把自己拿出去晒晒,以免发霉,也借此温暖温暖自己,特别是那颗已经麻木的心。
  整晚失眠,好像已成为一种习惯了。习惯了在熄灯之后说些安慰自己的奇怪的话;习惯了睁大双眼望着黑漆漆的四周;习惯了整晚不睡;习惯了每日顶着“熊猫眼”支撑着看黑板。总觉得,这么一大栋寝室楼,由着夜的深,瞬间就安静了。当别人都沉浸在美梦之中,只有我一个人依然睁着眼与黑暗对话,享受这属于我一个人难得的宁静,突然就喜欢上这种感觉,并因此感觉幸福,然后因为这种幸福感,似乎灵感也正在一点一点的出现,于是我又提起了。
  一直在寻找,生活之所以很累很烦很无聊很乏味的根源,但我一直未发现有关于这个根源的蛛丝马迹。我想,大概就是因为不知道为何而烦,所以才会烦吧!突然想要逃离,想到流浪。
可是流浪,需要多么大的资本?
  而我没有,没有那么大的资本,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流浪。所以,我还是得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儿,过着这循环的 无聊的生活,别无选择。
  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我们的学校越来越像座“围城”了。我想,我终究还是适应不了这里,又或者说,我一开始就不应该选择这里,它与我那么地不相符。记得刚进一中的时候,我高兴得要死,进来之后我开始担忧,尽管大树底下好乘凉,但背靠着大树自己却不是大树的滋味很不好受。“围城”里的人按成绩被明显得分成了三六九等,我们深刻地体会
  清闲的时间内,写属于自己的文字,这些温暖的文字,便是我最大的安慰。可是,现在的我,却在担忧,这个我一生中最为重的梦,会在某天我醒来溜走,然后不知去向,再也找不回了。是的,我亲爱的文字,我好久没有碰它们了,我陷入无比苍茫的惊慌之中,对不起对不起!算了吧,我说,我要离开,我没有足够下精力去维持它们,让我遗忘。于是我就真的好久没理会它们了,我真的离开那些可爱的文字了,我做不到完美的装饰它们,原谅我,我的朋友,一天不想你我做不到,于是我想试着离开,然后抬头微笑。可是,我终是做不到,丢不下,至少对于文学,它是我生活的源泉,我爱它如同爱我自己,它早已融入到我的身体内,剪不掉割不下,一直与我同在。让我现在结束,让我现在放下,我做不到。所以,我得拿起我的笔,强迫自己静下来,然后继续写下去,走下去,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带着满身的伤站在我梦想的巅峰,继续抬头微笑。
  时间真得很残酷,它使劲地伴着我的生活想到尽头,它让我努力想抓到什么,却又在它的流逝中而渐渐消逝掉。我的生活,离不开梦,更离不开这一路中遇到的一些人。
  注定要这样,不断地遇见一些人,然后另一些人又不断地离开。好像遇见只是为了分离。生命是不断地有人离开,亦不断地有人进来,从未间断。来来回回,那些离别的伤痛,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只是某个深夜,会突然想起,然后心里隐隐作痛。那些曾经在身边驻留过的人,那一双双干净的眸子和一张张明媚的笑脸会又一次占满心头。黑夜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心里的痛在无限蔓延着……待到痛到极点的时候,又会笑着安慰自己,飞扬的东西终究会落下,年少时的人终究会远走,就像她们,我亲爱的她们,分散到了各个城市,然后依次离开了我的世界。过着各自的生活,狠狠想念只会伤了自己。一直都不孤单,却一直都感觉孤单,不孤单的是她们依然会牵挂着我,孤单的是她们都已不在身边。有时候走在马路上,两旁的风呼呼地与我擦户而过,返过身去找原来走过的路,却是一长空白,身边很是空荡。曾经说过的永远,曾经话过的誓言,终究抵挡不住时间的来袭,也随着时间一道流走了。
  突然又很想讲讲自己的两个“信”了。
  首先是信念,我这个人,啥都没有,有的只是一个信念。不管是什么。喜欢的那首歌,喜欢一本书,不管后来再看到多好的书,心里也依然喜欢的是最先喜欢的那本书。喜欢一个人,也依然如此,最先遇到的人,无论是谁,无论过了多久,无论后来再遇到多好多优秀的人,最先遇到的永远都会是心里最重要的,无人可以替代,最初是,最后也将会是,这全部只是个词,天空。都会有这么一名话:难过的时候,望着天空,眼泪便不会那么轻易地落下来了,它成为我的信仰,一个让我坚持走下去的信仰。这是某人曾经鼓励我的一句话,也因为某人,天空成了我的信仰,因为这个某人,是我这辈子最珍惜的一个朋友,可是,当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她已离我很远。我不知道,关于天空,现在是否还会是她的信仰?我一直都错了,我一直以为她只会属于我一个人,殊不知,任何人都不会只属于一个人,我们的圈子不会永远只有这么大。所以一个人又怎么会只因禁于另一个人呢?我一直在跟欢兄说一句话:原谅我一直是一个那么任性自私且又倔强的孩子。确实,我是那么自私,我想把一个人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不断告诉自己,不能那么自私任性的。可是,心会痛!欢兄说,任何人都不会只属于一个人的。欢兄说,不管我失去了谁,他都会陪我一起走下去。所以,我释怀,我欣慰。亲爱的某人,我只想你开心幸福,这样就好,我的身边依然有你,有欢兄,有她们,就已足够。亲爱的你们,许我的诺,请你们守住,还是想对某人说,关于“sky”这个信仰,那片只属于我们的天空,一直都在,未曾离开。
  我并不想用多少作文的格式来书写我对身边这一切的事及对生活的理解。越平凡才越容易看得更远,以上所写的这些,头绪那样汾繁,只因生活本来就是汾繁的。
  上面的这些语句是不是又让你们感到困惑了呢?上面的这些思想是不是又让你们开始难过了呢?对于这些凌乱的文字,我又要说抱歉了。
  “落红刻下的是枯萎,始终都要苍白的枯萎。
  影子倒映的是事实,始终都要苍白的事实。
  雨水演奏的是回应,一阵无节奏、苍白的回应。”
  突然想起童年时那段透明时光中简单快乐的小幸福了,却只能告诉自己,回不去了,只能往前走了。杜拉斯说:   十 七岁,开始苍老。我想,我大概就这样子了吧!过了17,已经开始苍老。
  阳光温暖,天天天蓝,岁月静好,一直到老。
  生活继续扩散着,时间就这样流走就好。
 
                                                                                     雷静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