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团 > 便江文学 > 小说流荧

那堪花满枝,翻做两相思

来源:一中文学社 作者:彼岸花开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0-01-07
一、空伫立,尽日阑干倚遍,昼长人静。
“闷来弹鹊,又搅破、一帘花影。温试著春衫,还思纤手,薰彻金炉烬冷。动是悉多好何向,但怪得、新来多病。想旧日沈腰,而今潘鬓,不堪临境?
重省。别来泪滴,罗衣犹凝。料我厌厌,日高慵起,长托春酲未醒。雁翼不来,马蹄轻驻,门闭一庭芳景。空伫立,尽日阑干倚遍,昼长人静。”
心中哀情悱恻,不禁潸然泪下。昨日填泪谱曲之景还记忆犹新,而今日却只剩离愁别绪之情。世事无常。
“茗玖……”徐伸心中酸楚万分,欲上前宽解却被徐夫人拉住。
“这最后一曲已唱完,可以上路了。”徐夫人瞪了一眼徐伸冷道。
“茗玖谢老爷收留,无以为报,仅有借老爷之词献上一曲。茗玖……告辞。”今日一别不知往后可还有相见之日,徐郎,千言万语只能徒留肚中,万般不舍惟能寄于眼中水泪。
“茗玖……”
转身,回眸。四目相对,悲情宛转,秋波暗涌,能与君想识相知,此生足矣。望君保重。
二、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想思处,花开花落时。
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
几经周折,花开时节,流落苏州。却是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想及去年落花时节,与君共赏残红却亦是笑逐颜开。而如今正值花好月圆却无心游赏。月如玉盘,清风扶拂面。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
“茗玖姑娘,已过三更,为何还不休息?”
“释若师太,奴家见月怀念旧友,难免伤感。不知师太为何也良夜未眠?”
“施主嗓音清丽婉转,贫妮闻声而至,打搅了。”
“师太客气了,奴家流落苏州承蒙师太收留,不胜感激。让茗玖为师太歌一曲。”回过身子开门请师太进来,架好琴,十指拔动琴弦。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
三、西风乍起黄叶飘,日夕疏林杪。
花事匆匆,梦影迢迢,零落凭谁吊?
园中落叶满地,遍地败叶。辗转半年,红花绿叶已成幻影。
“动是愁多如何向,但怪得、新来多病,想旧日沈腰,而今潘鬓,不堪临境?……”
“这是哪家娘子,如此萧条之际独自来这庵中求佛?”一位身着官袍的男子忽
“既是流落至此,娘子有何打算?”男子不觉向院内又进了几步。
打算?自从离开徐家便顺路而走,沉迷往日欢情,未思想过以后。现如今虽寄身庵内,但随身盘缠已所剩无几。
“娘子从何处来?以何为生?”
“不瞒官人,奴家本是京都人,后来沦落京都徐家为徐家家妓。但在徐家安身不久,徐夫人便对奴家刻薄相待。奴家无耐,只得离去。辗转半年沦落苏州,在苏州一呆又是半年,身上盘缠也已用尽。”眉低转,双眸含泪,哽咽道,近日的孤寂委屈随之崩蹋。
“娘子可想曾想过另觅一家?”
“另觅一家?”可该怎么割舍徐郎。
“是的,另觅一家。”男子走进我身旁,拱手又道:“若娘子不闲弃,补了我家歌妓的空缺如何。”
“官人……”
“郑将军,斋饭已备好,请到屋里用膳。”释若师太从外进来。
“劳烦师太了。”郑将军向师太道谢,又转过身来道:“娘子考虑考虑。”
释若师太见郑将军已走远,叹了口气。
“师太为何哀声叹气?”到庵中时间也不短了,释若师太心无旁鹜一心理佛,而如今却如此哀叹,这是为何?
“姑娘有所不知,这郑将军虽看上去温文儒雅,实际却是人面兽心。看上哪家姑娘,便不管人家是否情愿,是否婚配都强抢据为已有。现如今他看上你,你……阿弥陀佛,贫妮是为施主担忧啊!”
“照师太这样说,奴家岂不是定要从了他的心顺了他的意?若是这样,奴家还不如一死了之。只是这辈子不能再见徐郎心有不甘啊。”
“阿弥陀佛,姑娘立马从后门下山,兴许能避过这一劫。”
“师太,你要把本将歌妓带往何处?”郑将军带着几十人闯入内院。
“来人,把这不知好歹的老尼押下去。”郑将军话一落音,两名将士便把释若师太押了下去。
“师太,师太。”本欲追上前去,反被郑将军一把拉住。
“只要娘子肯依了我,那这老尼便能安然无恙,若娘子不知好歹就休怪本将军无理。”
流落苏州转眼便西风乍起黄叶飘,日夕疏林杪。罢!罢!罢!到哪都是笑人间儿女怅缘悭,无情耳,不如报了师太收留之恩。
“郑将军,放了师太吧!奴家依你便是。”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若果与徐郎有精诚不散,则终成连理。
四: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镜里朱颜,愁边白发,光阴催人老。
“茗玖姑娘,每日在园中抚琴甚是无趣,不如奴婢带您四处狂逛。”婢女小岑见院外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不禁想出去奏热闹,毕竟年少,随她去吧。
“嗯。”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
听雪声。现如今,春未夏初,只见处处人来人往,毫无春残人稀的景象。
“闷来弹鹊,又搅破、一帘花影。漫试著春衫,还思纤手,薰彻金炉烬。动是愁多如何向……”
这……这是徐郎的词……难到是徐郎?这四周到处人,这声音在哪?在哪?
“但怪得,新来多病,想旧日沈腰,而今潘鬓,不堪临境?重省。别来泪滴,罗衣犹凝……”
是他!是他!是徐郎,为何他一人来到苏州,还一个人在河边清唱?
“牡丹含露真珠颗,美人折向帘前过。含笑问檀郎,花强妾貌强?檀郎故相恼,却道花枝好。花若胜如奴,花还解语否?”
徐郎,可还曾记得昔日赏花之景?可还曾记得茗玖的“有心郎”?
“茗玖。”徐郎闻声而望。
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相别两年,却不知相逢之日却是如此之模样,日日思君盼君,现如今相遇却无言,只能相顾自落泪。
“为何不好好照顾自己?让自己如此憔悴。”徐伸走近,为我拭去眼角清泪。
“你又何曾不是?让自己如此沧桑。为何两年不见,鬓角便已斑白?”
“茗玖姑娘,若是让将军知晓这可如何是好?”小岑在一旁捏了一把汗。
“我寻了你一年了!自她去逝后我便一直在寻你,果真是蹋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路过苏州,便来拜访李兄,不巧在此相遇……”
“好大狗胆,连本将府中歌妓都敢调戏!”不知郑将军从哪冲出,大喝道。
“将军,奴婢该死。”小岑立马跪下。
“茗玖,这……”徐伸不知所以然。
“将军,奴家本是徐家的人,是将军强抢至府中,如今将军也该放人了。”既让我与徐郎相逢便是天注定要我们相守,如今我又如何能再放手?
“哼!你说走便走,把本将军颜面置子何地?至于你,本将见你也是一派斯文,今日暂且放过你,若再有下次,本将绝不轻饶,走。”郑将军派人拦住徐伸。
“徐郎。”
“茗玖。”
“徐郎。”
“茗玖。”
……
还君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嫁时。
五、可怜一片无瑕玉,误落风尘花柳中。
“贱人,枉我对你这么好,你却当众给我难堪,你们都将她看好了,若是让她跑了我饶不了你们,哼!不要脸的贱人。”
“是,将军。”
寻好梦,梦难成。有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分别两年,如今相见却又这般不了了之,下次再见又是何时?如现今这般,即便是相见了又如何?可怜一片无瑕玉,误落风尘花柳中。如今残败之躯又无自由可言,且得知徐郎还惦记自己,又何必再苟活于世?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一生赢得是凄凉!何不自益于三尺白绫。
六、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重省,别来泪滴,罗衣犹凝。料我厌厌,日高慵起,长托春酲未醒。雁翼不来,马蹄轻驻,门闭一庭芳景。空伫立,尽日阑干倚遍,昼长人静。”
徐郎,徐郎……为何徐郎的歌声一直在耳边萦绕?
“茗玖,茗玖,醒醒,醒醒,为何你如此忍心,留我一人在这世上?茗玖。”
“徐郎,徐郎,……”檀木的幽香,清雅的布置,憔悴的徐郎。
“醒了,醒了,你终于醒了,你为何这般傻。”徐朗把我搂入怀里。
“奴家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便觉活着无趣……”
“是李兄,李存孝兄,若不是他相帮,我们还真无缘相见了。”
人世享,几完缺?而眼下,虽与徐郎分别两年,却还是相遇了。
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六、忆旧游,邃馆朱扉,小园香径,尚想桃花人面。
酒香四溢,歌舞升平。
“徐老弟、徐老弟……”李存孝见徐伸握住杯未讲支言片语,好生好奇。
“嗯?”徐伸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回过神来应了一声。
“徐老弟想什么想得如此入神?”
徐伸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做揖。道:“李兄,不瞒你说,今日在河边我遇上了茗玖,自从两年前被我夫人赶走了以后,此次还是头次会面。”
“哦?那便恭喜老弟你了,你寻了她一年,如今也算如愿以偿了。”
“不过……”徐伸面露难色。
“有何难处直说无防,为兄能帮得上的定为老弟走赴汤倒火再所不辞。”
“茗玖流落苏州,被一姓郑的将军强行虏去,今日我与茗玖之事他已得之,不知茗玖此时……唉!”
徐伸端过桌上的酒一口饮尽。
“郑将军?好,为兄替你去把茗玖要了来,来来来!先喝酒,碧儿,来一曲,”李存孝拉着徐伸饮酒,徐伸记挂着茗玖,又不好打断了李存孝的兴志,只有强颜欢笑与李存孝饮酒。
“雁落平沙,烟笼寒水,古垒鸣笛声断。青山隐隐,败叶萧萧,天际螟鸦零乱。楼上黄昏,片帆千里归程,年华将晚。望碧云空暮,佳人何处,梦魂俱远。
忆旧游,邃馆朱扉,小园香径,尚想桃花人面,书盈锦轴,恨满金微,难写寸心幽怨。两地离愁,一尊芳酒凄凉,危栏倚遍。尽迟留,凭仗西风,吹干泪眼。”
碧儿一曲刚毕,徐伸便按耐不住了。
“李兄,现在去郑军府,帮愚弟把茗……”
“哈哈哈……好!好!好!为兄这就去,徐老弟,愚兄早就看出来了。你等等,我这就去。”
“我也去。”
“好!”
七、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
“茗玖谢李公子相救。”茗玖举酒敬李存孝。
“哈哈……君子成人之美嘛!且你与徐老弟的事我早有耳闻。”
“李兄,这杯我与茗玖敬你成全之意。”徐伸拉着茗玖起身,先干为敬。
“好!好!不过说成全在下就不敢当了,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嘛!”李存孝一饮而尽。
“久闻茗玖歌声婉转清透,不知可否高歌一曲?”
“李公子有此雅兴茗玖献丑了!”
“闷来弹鹊,又搅破、一帘花影。漫试著春衫,还思纤手,薰彻金炉烬冷。动是愁多如何向,但怪得新来多病。想旧日沈腰,而今潘鬓,不堪临境?
重省。别来泪滴,罗衣犹凝。料我厌厌,日高慵起,长托春酲未醒。雁翼不来,马蹄轻驻,门闭一庭芳景。空伫立,尽日阑干倚遍,昼长人静。”
故峰江上,芳草天涯,参差烟树,歌声萦绕……
 
                                                                                   彼岸花开

收藏 打印 录入者:lxliunadmin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扩散